English | 中文
  • 书记院长信箱
    如果您对学院工作有什么意见、建议,请给书记院长写邮件: cufelawsjyz@163.com
  • 曹富国教授、曹晓燕副教授出席第三届中国PPP融资论坛

    发布时间:2017/11/14

    2017年11月1日-2日,由财政部和上海市政府指导,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中心、上海金融业联合会共同主办的“2017 第三届中国PPP融资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新理念 新思想 新战略—共建 PPP合作命运共同体”。

    法学院曹富国教授、曹晓燕副教授出席了论坛。曹富国教授在PPP法治建设主题论坛以及浦江夜话论坛上分别就PPP立法政策中的金融问题和可持续PPP问题发言。来自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财税学院以及中央财经大学PPP治理研究院的相关访问学者和专家、博士生、硕士研究生参加了本次论坛。会中,曹富国教授还与参加本次论坛的联合国副秘书长、亚太经济社会理事会秘书Shamshad Akhtar进行了会谈,就我国PPP的发展、PPP治理研究的使命及未来可能的合作进行了交流。

    微信图片_20171111153019 

    关于PPP立法中的金融问题,曹富国教授表示,金融是PPP的一个重要的显性的问题。PPP的一个显著特征是私人融资,这带来了巨大的金融服务市场需求。金融服务能够为PPP项目增加价值,从而使PPP实现更好的物有所值;金融服务堪称是PPP规范发展的防火墙,金融对PPP可持续发展至关重要。但是,PPP金融市场和金融服务仍然存在很多问题。比如:金融资产与服务与PPP项目的对接与匹配性问题,金融资产与服务市场的碎片化问题,金融服务与PPP改革精神和要求不符等问题。随后,曹富国教授重点就金融服务在PPP中的地位与作用问题与金融机构对PPP项目的介入权问题发表了观点。

    关于金融在PPP中处于什么地位和作用,曹富国教授认为金融服务可以从PPP的效率价值与规范价值这两个方面促进PPP物有所值和规范可持续发展。金融服务的效率价值是指金融服务如何为PPP所追求的物有所值做出贡献。物有所值是PPP的初心和正当性。金融服务是否能够增加物有所值,取决于金融资产和服务的市场效率,也即一个竞争性的专业金融资产和服务交易市场的存在及其有效运行,并且基于这种市场效率,获得PPP项目所需的更廉价和更优质的金融服务。大力建设一个能够为PPP带来增值服务,从而有助于实现更好的物有所值的PPP金融资产和金融服务交易平台市场,进一步发挥市场在配置金融资产和服务资源的决定作用,就是深化PPP改革必须要着力解决的一个瓶颈问题。金融服务的规范价值是指良好的金融服务实践如何为PPP的规范和可持续发展带来价值。PPP金融服务对寻找和实现“真”PPP具有重要的规范价值。公开透明的市场机制,尽职调查以及作为第三方评价的信用评级机制的存在,都会涉及到PPP项目原始交易结构及交易方的审慎评估与再评估,其本身既是一个金融服务市场的规范化运行过程,从本质上看也是一个寻找和实现“真”PPP的过程,对PPP的规范性具有重要的潜在价值。

    关于金融机构的介入权问题,曹富国教授指出,在项目公司出现重大违约情势时,赋予金融机构接管项目公司的介入权,既是对PPP项目借款人权益的一项重要保障,也对PPP项目规范和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金融机构介入权的确立,有助于促进金融机构积极和深度参与,也有助于促进公共服务的可持续和良好公司治理。借款人介入权的确立正在成为PPP立法的一个重要发展趋势。世界银行,联合国这些致力于PPP良好实践的国际标准机构都主张金融机构的介入权。我国财政部的PPP合同指南谈及了借款人介入权,但PPP立法应该有所作为,因为PPP中金融机构的介入权,有复杂的立法政策议题。它包括金融机构与政府介入权的协调、介入权的启动情势、方式、退出等等,当涉及到新公司接管PPP项目时,也可能涉及到采购、招标法的适用问题。PPP立法对此没有一个确定性规定会使这一政策实难落地。

    曹富国教授最后指出,我国近年来的PPP改革释放了巨大的金融服务的创新空间,但我们现行政策侧重点是在PPP的金融创新,实际上随着PPP改革的深入进行,可以做得更多,需要进一步地思考如何建设一个服务于PPP的更加统一、透明、高效的金融服务市场。总之,鉴于金融服务在PPP中的重要地位与作用,PPP立法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立法政策议题是:如何利用立法政策工具,进一步发掘和实现金融服务和金融服务市场的效率价值和规范价值。我国PPP立法也需要确立金融机构的介入权制度,从而进一步发挥金融机构服务和支持PPP长期可持续发展的效率价值和规范价值。

    在浦江夜话环节,曹富国教授就可持续PPP的问题进行了主题发言。曹教授认为,可持续PPP就是把社会的、经济的、环境的要素贯穿在整个全生命周期的采购决策中间,包括确定一个优先发展的PPP项目,技术规格、资格审查、评标标准以及合同内容要体现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当前,我们所努力解决的精准扶贫问题、环境问题都是可持续PPP的重要组成部分。另一个问题是PPP中的中小企业政策问题。这个问题不是PPP采购特有的,但却是PPP非常显著的问题。传统采购法对中小企业秉承非常包容的政策,但PPP的合同现在越做越大,中小企业在哪里?这是可持续PPP的重要问题,是PPP发展包容性的问题。所以在实现PPP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合同打包带来的物有所值的同时,又使中小企业能够在发展中不被边缘化,这就是可持续PPP的一个重要内容。

    这种可持续PPP的理念和政策,跟十多年来无论上届政府的科学发展观,还是这届政府的创新、绿色、包容、共享、协调新发展观,无不包含着PPP为人所发展,为了社会经济环境长期的可持续发展而展开。可持续PPP的理念也跟联合国新千年可持续发展目标高度契合。联合国新千年发展目标代表全人类对可持续PPP的共识。在今天我们发展已经到一定阶段之后,我觉得是我们认真的思考怎么样在项目的选择、实施方案的设计,包括社会资本的选择和资格是不是一个好人,让好人提供更好的公共服务,然后在技术规格的定义上,在合同条件的设置上,在合同的履行上,整个全生命周期中间纳入到重要的可持续发展的理念。

    就此而言,PPP立法需要积极有为。我国当前的PPP立法,没有足够重视可持续PPP的问题。这是我们下一阶段努力研究和推动的方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