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 中文 | 旧版
  • 书记院长信箱
    如果您对学院工作有什么意见、建议,请给书记院长写邮件: cufelawsjyz@163.com
  • “学院难路”第36讲 赵真副教授主讲民主:不能承受之重

    发布时间:2018/03/30

    2018年3月28日上午,“学院难路”论坛第 期在学院南路808会议室举行。论坛由赵真副教授主讲,主题为“民主:不能承受之重”。出席活动的有法学院院长尹飞教授、高秦伟教授、杜颖教授、、于洪伟副教授、曹晓燕副教授、陈飞副教授、李海明副教授、杜晶副教授、郭维真副教授、郑玉双副教授、许冰梅副教授、朱晓峰副教授、阳平副教授、吴晓丹副教授、刘君博博士、刘权副教授、沈健博士、王毅纯博士、周游博士、简爱博士、潘佳博士、马静远博士、张金平博士、张晓冰博士、商浩文博士等。

    赵真副教授就其本人近期翻译的《民主:苛求与承诺》,简要讲述了书中的重要理论,并谈论了自己一些对民主的看法。原著Demokratie - Zumutungen und Versprechen由2016年度莱布尼茨奖得主、柏林洪堡大学公法与法哲学教授克里斯托夫•默勒斯(Christoph Möllers)撰写。在这本书中,默勒斯以格言体的写作方式讨论了民主这种复杂的共同生活方式的苛求与承诺,并批判了在评价民主时常有的偏见和错误。默勒斯在书中勾勒了民主的轮廓,阐明了民主的最小条件,呈现了民主的边界与矛盾,不断将读者引入对民主问题的反省与沉思。

    赵真副教授谈到,如果人们选择了民主,就预设了这样的民主承诺:即我作为共同体的一员,我和其他人之间有了相互的承诺。每个人承认他人是和自己一样自由的。每个人把自己当成了自由平等的人,也把别人当成了像自已一样自由平等的人。自由不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每个人对自已负责,就是对这个共同体负责。民主承诺一旦被放弃或打破,民主就走向了终结。过和罚是民主承诺的一部分,直接来源于意志自由。团结也是民主承诺的一部分,关系到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处理,旨在保证决定能力,不需要太多,是一种纯粹的形式化的概念。

    那么,民主是否有好坏之分?赵真副教授谈到,民主实际上是一种道德中立的体系形式。能够证明民主的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而不是道德、宗教的强制。民主可以带来富裕也可能带来贫穷,政治平等未必能带来经济上的高产出,民主只意味着追求幸福生活的可能性。如1929-1933的经济大萧条使德国投入了纳粹的怀抱。反之也有专制国家带来了经济的高速发展。赵真副教授还谈到民粹主义的民主观和审议主义的民主观。民粹的特点在于它是非正式或者无形式的——不具有民主形式但是有民主意义的。直接民主(全民公决)并不等于民粹主义,因为直接民主也是需要形式和程序的。民主意志是在民主程序中产生的,是在所有人都被给与了平等参与机会时创造的。民主意志是被人民所建构的。人民是先于民主意志的。民主过程是民主意志的创生,意志被表达出来,民主就存在了。审议主义的民主观是指,民主的正当化应当在对话中体现出来。但最大的问题在于,有些人没有能力来参与到对话中,因此将会排除出民主正当化的过程。专家的“正确方案”并不是在民主过程中产生的,专家只知晓某些专业问题,但这些问题的解决会影响到别的问题。最后,赵真副教授总结到,一个民主理论既要讲出民主意味着什么,也要讲清楚民主不意味什么。

    在互动交流阶段,主讲人与参会人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朱晓峰教授提出的“民主是一种价值中立的技术理性吗”这一深刻问题将论坛的氛围推向高潮。高秦伟教授从宪法的角度指出,中国的代表理论构造比较简单,一旦成为全国的代表,是要代表地域还是要代表全国仍需要继续讨论。

    (文图\赵炳晴)

    分享到: